主页 > 智能电力 > 产经信息 >

当前“中间管制”部分已经基本明确

        发布时间:2019-07-04 10:35        编辑:北极电力网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行业发展与环境资源部副主任薛静认为,赋予煤电一定的市场主体身份,通过价格机制、现货交易、容量市场等手段逐步实现市场化退出,是大势所趋。

事实上,随着2018年电力改革领域顶层政策频出,当前“中间管制”部分已经基本明确,建立了涵盖省级电网、区域电网、跨区跨省专项工程、地方电网和增量配电网的输配电价体系以及对其各环节实施成本监审的机制。

而“两头放开”部分主要是通过发电上网电价与电煤价格联动、销售电价与用电产品价格联动的市场价格形成机制,但这样的市场化煤电价格传导机制可能由于多种利益主体冲突而难以实施。

“当前的许多问题是计划煤与市场电间的错位所造成的。要把新能源发展、能源转型、电力改革、电力市场化交易以及现代制造业等协调整合起来,政府要思考整体解决方案,先做好顶层设计,尤其是政策框架的设计,促进现代能源体系建设与优化,协调好政府及相关机构、电网企业、用户四者的利益关系。”薛静表示。

总体而言,煤电所释放的空间最终会被清洁能源所替代,但这需要一个过程。而煤电清洁化发电与煤电保障新能源发电决定了煤电是中国能源中长期清洁发展基础的历史使命。煤电的改革只是电力改革的一部分,未来仍然任重而道远。

TAG:

上一篇:随着新能源发电成本快速下降 下一篇:做好防大汛抗大灾准备工作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