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水电 > 抽水蓄能 >

《东方早报》缘何一再诬蔑我国水电开发?

        发布时间:2019-01-28 10:19        编辑:北极电力网

当前的世界经济和社会发展极不平衡。一些发达国家已经进入了后现代化,而不少发展中国家还非常贫困,有不少还解决不了温饱的问题。然而,由于世界的自然资源是有限的,这些有限的资源是应该用来供给发达国家通过“刺激消费”不断地扩大再生产,还是首先供给欠发达的国家来解决发展不足的问题是一个巨大的矛盾。于是,在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极端环保主义就有了市场。凡是想通过阻碍欠发达国家发展,以保障自己可以继续奢侈的挥霍现有的自然资源的人士和组织,都喜欢以“生态环保”的名义,批评、指责和阻碍欠发达国家的发展。于是,世界上就出现了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怪现象。同样的一件事情在发达国家是社会进步的“成就”,而到了发展中国家就是破坏生态环境的“罪恶”。在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水库大坝建设和水电开发。

发达国家目前的水电开发程度普遍都在70%至90%多,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中国家一般都是20%到30%,而像非洲和东南亚的一些欠发达国家几乎都在10%以下。社会发展的现实已经非常明确的证明,一个国家的水电开发程度,几乎与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生态文明程度完全成正比。但是,当发展中国家要像发达国家一样,开发利用自己国家的水电资源的时候,却遭到了一批由发达国家极端环保组织资助的国内势力的反对。为了掩盖极端环保组织不一视同仁的态度,他们经常要编造像什么发达国家正在拆除大坝,什么国际公认水资源开发程度40%是警戒线等等谎言。

例如,炒作得最凶的“美国拆坝运动”不过就是水坝寿命到期后的必要更新,报废。然而,这些炒作“拆坝”的极端组织,从来也不肯告诉人们这样一个事实:多年来美国、欧洲和所有的发达国家的水库蓄水量和水电的装机和发电量,一点也没有下降。

极端环保关于河流水资源开发程度不能超过的40%国际警戒线的炒作,更为可笑。分明是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的主要河流,没有一条不超过这个所谓的“警戒线”的。但是,极端环保组织还是敢大言不惭地指责我们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规划已经超过了“警戒线”。

美国的水能资源总量为2.8万亿,而水库蓄水总量已经达到了1.35万亿,总体水资源开发程度已经超过48%%。这里还包括像五大湖那样巨大的湖泊水资源。如果仅以河流径流量来比较,美国的河流水资源开发程度普遍都在80%以上,最高的科罗拉多河的水资源开发程度已经超过400%。因为他们实在也找不出来怎么解释,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模仿,所以,就只能靠造谣和欺骗来误导发展中国家的公众。

不知道背后是否还有什么其它原因,《东方早报》的记者特别热衷于反水电的造谣宣传。2012年5月,它们“考察”金沙江后就曾以《金沙江水电报告》的长篇报道,利用一个自封的“首席科学家”造谣和污蔑金沙江的水电开发。对此,我们曾专门组织专家在考察金沙江后特别召开新闻发布会,对所谓水电梯级开发“超规划”“成静水”等等谎言,一一予以揭露和驳斥。(详情参见专题:http://www.hydropower.org.cn/zt/xnsdx/)

欺骗宣传被揭露之后的《东方早报》在沉默的一段时间之后,又在其2012年的年终特稿《长江水电开发争论不休流域综合规划长期搁置》中,再次以编造谣言的方式,诬蔑中国的水电开发。

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东方早报》造谣炒作的重点从利用一位自称首席科学家的骗子,转到了一位从长江水利委员会退休多年的环保官员,原水保局局长瓮立达身上。当过高级官员的瓮立达先生,其水平就是和民科骗子不一样。他所编造的谣言,不是要利用政府部门之间的矛盾,就是要挑拨公众与政府的关系。真可谓是恶毒、致命。

例如,在2009年环保部叫停金沙江水电之前。翁立达所编造的“水电企业利用旧规划”拼命上马的谎言,不仅激怒了社会公众,而且也极大的挑拨了政府部门之间的矛盾。因此,当2009年环保部盲目的叫停了金沙江水电后不久,水利部立刻就组织了金沙江流域综合规划的审查。这显然是要用审查的内容,向公众和有关部门表明《金沙江流域综合规划》与现行的水电规划完全一致。根本就不存在所谓“水电企业利用旧规划,拼命上马项目”的问题。水利部用审查公布《综合规划》内容的事实,驳斥了退休环保官员翁立达的挑拨离间。

不过,被揭露了之后的瓮立达,并不甘心。在上一次(21012年5月)《东方早报》炒作金沙江规划的文章中,翁立达又改为挑拨说“这边拖着流域综合利用规划修编的经费迟迟不批,那边把每个上报的水电项目都批了。”。可惜,瓮立达这次的编造的也有点愚蠢。因为,在《东方早报》那同一篇文章中,翁立达自己又曾对记者说的“长江水利委员会即开始了再次修编的研讨论证,修编工作于2007年开始2009年完成,但目前仍未获国务院批准。”。早报的记者和造谣者,一不小心自己就把自己的谎言给说破了。既然是规划修编工作已经完成,只等着国务院批准了,怎么还会有“这边拖着流域综合利用规划修编的经费迟迟不批”的问题存在呢?难道国务院的批准还需要经费吗?

这一次《东方早报》在年终特稿《长江水电开发争论不休流域综合规划长期搁置》中,又把瓮立达的谣言,又变成了“长江水电开发规划本应服从流域综合利用规划,不过,在2009年完成修编后,该规划即被长期搁置。也因此,一些水电企业和地方政府利用旧规划,匆忙上马有争议的水电工程。同时,来自各方的消息显示,目前,小南海主体工程的环评程序尚未启动,小南海水电站的去留依然成谜。”

实际上,新修订的《长江流域综合规化》(简称:长流规)已经与2010年2月通过了水利部组织的审查。(http://www.cjw.com.cn/ghjh/gjjldjh/201104/t20110411_90251.shtml)目前已经上报给国务院,正在等待审批。因此,对于该规划完全不可能还存在所谓“长江水电开发争论不休”的问题。因为新修订的《长流规》的具体水电开发内容(除极个别的情况)都已经被确定,并且完全可以从公开发表的资料上查到。所谓“一些水电企业和地方政府利用旧规划,匆忙上马有争议的水电工程”的说法,完全是恶意的挑拨和造谣。通过具体的核对,大家都会发现,新的《长流规》和现行的水电开发规划之间没有任何矛盾。因此,任何在规划中不存在的水电项目,都不可能得到政府部门的批准。特别是文章中专门提到的小南海水电站,在新《长流规》中的合法存在,绝没有任何疑义。大家应该还记得,去年年底环保部曾专门为小南海等水电站的修建,调整了相应的长江鱼类保护区。假设小南海在综合规划中的合法性都还有疑问的话,环保部还有什么理由为它去调整保护区呢?

令《东方早报》没想到的是,谎话说多了就难免会露怯。它既要造谣水电开发违反规划,又诬蔑小南海的文章,难免就会暴露出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一方面早报文章指责“水电企业和地方政府利用旧规划,匆忙上马有争议的水电工程”,而另一方面却还批评“即使不算葛洲坝水电站,小南海水电站的计划装机容量也仅为另外五个水电站发电量总和的3%。此外,经核算,小南海项目的发电成本也远高于长江上游各水电站”。

人们不免要问,既然小南海水电站,发电量也不大,开发成本又奇高,为什么一心想赚钱的水电企业却非要“匆忙上马”这样一个不值得去开发水电站呢?答案最终只有一个,水电企业和地方政府开发水电并不是像反坝宣传所诬蔑的那样,只是为了发电赚钱,而是综合考虑保护生态环境和综合发展地方经济。特别有说服力的是,小南海水电站曾经在上个世纪就曾被批准上马过,后来因为投资不足而又被迫下马。

大家也许还记得,当年三峡上马的时候,很多地方为了发展自己的火电厂,都不太愿意受三峡的电力。重庆当年也是拒绝接受三峡电的省份之一。然而,在那种情况下,重庆当年也还是要去开发小南海水电站,这足以说明小南海对重庆的作用主要不是单纯发电,而是防洪、供水、航运等一系列无法替代的重要社会作用。这也是为什么新的《长流规》还必须要保留小南海的重要理由。

总之,《东方早报》的这篇文章炒作规划的内容和贬低小南海水电站的那些论述,恰恰能暴露出它们批评水电开发企业为了发电、赚钱,不惜抗拒流域综合规划的描述,完全是自相矛盾的造谣和诬蔑。我国长江流域的水电开发,一直就是长江流域综合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所谓长江水电开发的争议,虽然确实存在。不过,那主要不是在规划的内容上,而是在国家发展和国外资助的极端环保势力之间。

这也是《东方早报》和某些媒体记者,为何总是喜欢造谣诬蔑水电开发的根本原因。因为,只要国外极端环保组织肯继续提供资金,为了名利而造谣诬蔑中国水电的“打手”就不乏其人,也不会善罢干休。我们要想维护国家正常发展的权利,就必须要加强科普和信息公开,用实事求是的精神和科学的态度,揭露极端环保的各种诬蔑水电开发的谣言。

TAG:东方早报 诬蔑 缘何 一再 水电 我国

上一篇:国家能源专家:应积极有序加快水电开发 下一篇:三峡工程——长江防洪的中流砥柱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