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水电 > 抽水蓄能 >

农网改造解决创业者后顾之忧

        发布时间:2019-10-26 07:16        编辑:北极电力网

在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城郊堵西坝塘村,就有一群扎根于现代农村的创业者。养殖、种植、餐饮、汽车修理、罗马柱加工……

  他们用多年在外闯荡的经验和积蓄在这片热土上编织着幸福的梦想。10月21日,随着几声清脆的合闸声,南方电网云南曲靖师宗供电局2019年农村电网改造升级自筹项目——堵西坝塘村变台正式投入使用,解决了堵西坝塘村创业者的后顾之忧。

  紧锣密鼓扩建厂房  

  与堵西坝塘村变台只有一路之隔的宏鑫修理厂内,几个工人正在忙着搭建烤漆房。今年36岁的修理厂老板赏红贵高兴地说,现在供电局把三相电架到了修理厂门口,他终于可以一步一步的去实现自己的创业梦了。

  赏红贵原本住在堵西村,中专毕业后在外学习了几年汽车修理,于2009年带着老人搬到了堵西坝塘村。原因之一是原来的村子已经没有更多的土地可以盖房子,原因之二是他们家在堵西坝塘村有一片挨着公路的地,正好可以用来做修理厂。

  “修理厂打气泵、切割机、电焊机样样都需要用电,平时的生活也离不开电。但是坝塘这边离堵西村的变压器太远了,线拉不过来,自己架变压器么我又没有那么多资金,真的是让我头疼。”回忆起那些年的用电经历,赏红贵一直在摇头。

  经过多次协商,赏红贵从300米外的一台私人变压器立了5基电杆,新买了电表,一共花了两万多元钱把三相电接了过来。电虽然通了,但是各种问题接踵而来。

  一元钱一度的高电价暂且不说,在用电高峰期,修理厂电压直线下降,设备都成了摆设。焊条粘着拔不掉,烧了很红,有时候还会烧到焊钳。切割机锯片虽然转着,但是割不动,非要等人家吃完饭,在每天的13:00-15:00才能正常使用设备。以前赏红贵也做漆工,靠碘钨灯烘烤加热,但是电压不稳定,碘钨灯烧掉了不少。电压低的时候打气泵气量不够,漆会一坨一坨的喷出来,浪费材料、影响效果,这让赏红贵损失了不少生意。

  知道马上就能用上供电局直供的电,赏红贵高兴地早早就联系好了盖烤漆房的厂家。他计划今年再招两个工人,等资金到位了打算做个大型的修理厂进行规范化管理,就像他之前学习修理的那个厂一样。

  欢天喜地绘蓝图  

  今年38岁的阮家明是土生土长的堵西人,以前在曲靖房地产公司上班,媳妇是警官大学毕业的一朵警花。两口子都是有闯劲儿、吃得苦的人。2012年,两口子从村里搬出来在坝塘村搭了几间简易棚,在自家的田地里种了8亩葡萄。在小两口的悉心照料下,葡萄园的果子脆嫩甘甜,香沁心脾。在葡萄成熟的时候,每逢周末或是假期,院子里都是络绎不绝慕名而来的顾客,车子可以一直排到500米外的公路上。

  葡萄的叶子要尽量少沾水,阮家明的8亩葡萄园都是采用滴灌的方式进行灌溉。在刚发芽的3月-5月,葡萄根需时刻保持湿润,为此阮家明建了一个容积为三立方的水塘,靠往私人变压器拉过来的电从井里抽水。

  “葡萄园离不开水,有时候需要连天连夜的抽好几天。电压不稳定容易烧水泵,但是水泵一般都只是包一年,这几年我们换了4个水泵了!找人来换特别麻烦,而且每换一次都差不多要3000多元的开支。”阮家明媳妇潘学英说。

  还未立冬的云南,只要下一场雨就冷得像冬天似的。潘学英边烤着呛人的蜂窝炉,边修剪着才从园子里摘回来的葡萄,准备酿制葡萄酒。现在在农村烤蜂窝炉的人几乎没有了,都是用取暖器,但是因为电价高、电压低,这些年阮家明一家都是靠蜂窝炉取暖。

  葡萄园一年的产量在10吨左右,售价20元一公斤,年收入可以到20多万。两口子通过几年的打拼,18年春天在简易棚旁边盖起了一栋小洋楼,大屏电视、华丽的吊灯、电磁炉、电暖器……各种家电应有尽有,只是这些家电也成了潘学英堵在心里的一块石头。

  潘学英说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她和孩子在家看电视,突然一下子电视屏幕就黑掉,家里的吊灯一共35个灯泡一个不剩全部烧完。每年的电费要三千多,但是烤炉用不成、电磁炉用不成、电视看不成、有时候电饭煲都煮不熟饭,很是让人糟心。

  10月21日堵西坝塘村变台通电以后,阮家明赶紧试了试抽水泵,水量很大,这让小两口欣喜无比。他们说趁着年轻还想多做一些事情,现在电通了,没有了后顾之忧,计划明年引进新的葡萄品种,过个一两年再办个养殖厂。

TAG:

上一篇:进一步规范报账管理流程 下一篇:抓实物资储备助精准扶贫项目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