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节能环保 > 大气治理 >

如果保留物理属性,那么就涉及到交易曲线是自

        发布时间:2019-07-01 10:03        编辑:北极电力网

另一方面,中长期交易性质是否保留物理属性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如果保留物理属性,那么就涉及到交易曲线是自行决定还是由调度代为分解。如果自行决定,意味着调度权力的让渡,这种方案的现实可行性不强;如果调度分解,那么市场主体的责权利险就会出现错配。如果中长期合同变为金融属性,那么就回到上面所说的,明确了现货主导中长期的选择,这时市场主体要直面现货价格,其参与激励是一个大问题。

遗憾的是,由于缺乏长期考虑,特别是缺乏市场模式前景的系统思维,一味鼓励放开计划电量,扩大中长期交易本身并非在推进真正的“市场化交易”。事实上,放开计划电量和中长期交易政策已经在掣肘现货市场试点。

(三)电力交易机构

为了承担计划电量的放开、组织中长期交易,9号文花大力气推进了电力交易机构的组建,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改革政策,同时,国外普遍存在的交易机构形式也使决策者认为这是一个必要的改革内容。然而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并没有想明白交易机构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这涉及到交易机构的功能定位、治理结构、运营模式及监管方式等。实际上,国外经验中更值得关注的是,虽然都存在交易机构,但为什么美、欧在这几个方面差异会如此巨大?归根到底,究竟是交易机构决定市场模式,还是应该用明确的方向来规范交易机构的运行?

这个令人疑惑的“本末”问题根本上来自于指导思想的混乱。交易机构的成立很大程度上受欧洲经验的影响,欧洲为数众多的交易机构使很多人认为,电力市场必须要由专门的电力交易机构来组织。然而,欧洲产权结构、治理结构、盈利模式、监管方式多样的交易机构是适应其双边交易模式而建立起来的,交易所是扩大交易范围、提升交易效率的一个内生选择。国内现货试点却受美国经验影响颇重,集中式现货市场下远期交易的金融属性并不需要专门的电力交易所,实际上受金融监管的金融交易所就足以承担这项工作。指导思想内核的不一致直接体现在了政策之间的冲突上。

TAG:

上一篇:更何况计划分解进入系统曲线的方式五花八门 下一篇:生根在上部灰斗处的吊耳撕裂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