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太阳能发电 > 光热发电 >

保障能源转型,是当前政府、市场

        发布时间:2019-06-27 10:33        编辑:北极电力网

但煤电功能性调整工作及配套政策的制定进度缓慢,预计在2020年无法完成既定的煤电灵活性改造目标(2.2亿千瓦),这无疑会加大爆发式增长的可再生能源消纳难度。尽管不少省份2022年的煤电建设充裕度预警调整为绿色,但当前煤电行业发展仍面临诸多困境。随着电力市场化改革和风光平价上网进程的推进,叠加环保、高煤价等成本压力,煤电正失去价格优势,经济性的丧失使得煤电项目的投资吸引力快速下降,同时煤电资产搁浅风险扩大。煤电行业的发展关乎电力市场化改革、2020年电力规划目标、2030年能源革命目标、NDC减排目标、区域环保目标等的实现,内外困境/约束迫使煤电行业必须做出巨大变革。在中长期内重新调整煤电定位来促进煤电高质量发展,保障能源转型,是当前政府、市场、行业和企业需要共同探讨的焦点问题。

2记者:当前煤电发展存在哪些问题?

袁家海:主要有五方面问题。

第一,存在煤电总体过剩与区域性、时段性尖峰负荷缺口保障矛盾。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宏观经济增速明显下降,电力消费增速相应下降,全国电力供应能力总体富余。2018年火电平均利用小时数4361小时,比国家发展改革委核定火电标杆上网电价的利用小时数5000小时还要低,远低于火电机组设定的标准利用小时数5300~5500小时。全国31个省市高于4361小时仅有13个,高于5000小时的仅有4个,可见全国煤电机组整体利用率低,仍处于过剩状态。

2018全年用电增长远超预期,山东、江苏、江西、陕西等省份在夏季共出现了约1500万千瓦的尖峰负荷缺口。有观点认为此时应放开煤电停缓建限制,通过新建煤电来填补用电负荷缺口。这种说法是否能站得住脚呢?从资源充裕度的经济性角度来看,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因为此类尖峰负荷的年持续时间仅为50小时左右。为满足短时间的非常态负荷而新建耗资数十亿的燃煤电厂会浪费大量的社会资源,也会进一步拖累煤电行业自身的效率和效益。更为经济合理的措施有需求响应、部署储能或建设燃气调峰电站等。

第二,环保要求加码使得煤电发展受限。在环保力度日益严格的情况下,国家已经对新建煤电机组的准入标准、现役机组的节能和环保升级改造标准提出了明确要求,对此煤电企业加大了环保投入,加之市场需求导致的煤电电量增长受限、煤价居高不下、环保税征收,煤电企业整体经营效益明显下滑,甚至出现大面积亏损。环保成本的外部性已经体现在了企业经营压力中,随着全国碳交易市场的建成,环保合规成本将成为限制煤电发展的强约束。

TAG:

上一篇:进一步发展核电产业,以提振日本电力结构中的 下一篇:珠三角等大气污染治理重点地区禁止配套建设自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