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太阳能发电 > 光热发电 >

珠三角等大气污染治理重点地区禁止配套建设自

        发布时间:2019-06-27 10:33        编辑:北极电力网

第三,国家、区域发展政策约束。生态文明与能源革命的目标约束,配套气、水、土三大环境保护战役等严格要求,使得煤电发展布局受到了硬约束。除了在全国层面推进煤电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海南、广东等省市已明确不再新建任何煤电,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大气污染治理重点地区禁止配套建设自备燃煤电站,郑州等多个主城区开展煤电清零工作。按照国家政策导向,煤电产业布局要逐渐向中西部转移,依托“西电东送”将电力大基地的清洁能源与火电打捆输送到东中部的负荷中心。但是,西部发展煤电也一样面临着严峻的水资源约束,而且这一约束会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有序部署而越加强化。因此,即使部分东中部省市的煤电建设预警放宽,区域政策约束也会限制煤电的新增规模。

第四,近中期存在煤电灵活性不足与新能源消纳之间的矛盾。风电和光伏超规划发展及发电出力的随机性、波动性特征使得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面临严峻挑战,灵活性资源不足,新能源消纳受限。煤电是考虑现有技术条件以及我国能源资源禀赋情况下最经济可靠的大型调峰、调频、调压的灵活电源。但全国2.2亿千瓦煤电灵活性改造任务实际进展缓慢,弃风弃光弃水问题依然存在。未来随着可再生能源装机比重的继续提升,要保障电力系统的安全运行,就必然要求电网、煤电、可再生能源三者之间统筹推进、协调发展。

第五,中长期存在煤电资产搁浅问题。在市场竞争中,提前退役的煤电机组将无法获得预期收益甚至无法收回投资,即遭受资产搁浅。煤电企业面临着能源转型、市场化竞争加剧、产能过剩、环境约束等多重压力,特别是装机容量小、服役年限久、污染物排放水平较高、所在地区污染严重的机组面临很高的搁浅风险,而新增机组会进一步推高搁浅风险。个人认为,当前煤电行业面临的严重亏损问题,不是简单地通过煤电联动就能解决的,也不会因为放开市场就会自动纠正。煤电效益下滑是在总体产能过剩背景下,叠加环保标准严格、能源转型和新能源替代的中长期结构性问题。近中期若停缓建机组陆续投产,同时继续新建相当规模的煤电装机,会挤压老机组的市场空间使其提前退出,导致国有资产蒙受重大损失,恶化行业整体效益。因此,要继续采取积极的供给侧改革措施,有效控制煤电机组的数量,稳步降低搁浅资产规模,能够减少利益各方的经济损失。

3记者:您较早地关注和预警煤电产能过剩问题,请谈谈煤电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效果和过剩煤电资产搁浅的处理问题?

TAG:珠三角 大气污染 治理 禁止 重点 地区

上一篇:保障能源转型,是当前政府、市场 下一篇:首次自主开展基础类施工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