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核电 > 核电报道 >

德国关闭核电站后 28,000立方米致命废物埋藏成难

        发布时间:2019-12-16 09:07        编辑:北极电力网

当谈到困扰全球科学家的重大问题时,恐怕没有哪件事比某个国家所要面临的烫手的山芋更麻烦。在接下来的一百万年里,他们要面对如何安全地处置超过28,000立方米的致命放射性废物。

 

正在寻找储藏地点的德国项目小组成员米兰达·施雷尔斯教授认为,这是德国在未来几年关闭所有核电站时面临的“邪恶问题” 。

 

德国关闭核电站后 28,000立方米致命废物埋藏成难题

 

将近2000个容器的高放射性废物,即将等待专家们确认一个合适的地方进行掩埋。该地方必须坚如磐石,没有地下水或地震可能引起泄漏的风险因素存在。

 

德国关闭核电站后 28,000立方米致命废物埋藏成难题

 

此前的反面例子就是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以及福岛的核电站,即便在停止运行之后,这2个国家也是大伤脑筋如何防止核泄漏和如何修建核坟墓。

 

运送致命性废物,寻找包装材料,甚至包括如何将其存在告知未来的人类,想要实现这些事情所要面临的技术上的挑战都是巨大的。但是当务之急可能还是寻找核墓地,找到一个愿意填埋核废料的地方。

 

德国关闭核电站后 28,000立方米致命废物埋藏成难题

 

在安全问题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德国于2011年福岛核灾难后决定逐步淘汰所有核电站。今天仍在运营的七个电站将于2022年关闭。关闭这些设施带来了新的紧迫性的挑战:在德国确定的2031年截止日期之前,找到一个永久性的核墓地。德国经济和能源部表示,其目标是找到一个高放射性废物的最终储存库,该储存库可以在一百万年的时间内提供最佳的安全性。

 

德国关闭核电站后 28,000立方米致命废物埋藏成难题

 

然而该国的候选潜在储存库地点的地图上目前依旧是“一片空白”。当前高放射性废物被存储在产生它们的发电厂附近的临时设施中。慕尼黑工业大学环境与气候政策主席,协助寻找高放废物场地的国家委员会的成员施雷尔斯表示,这些临时设施的设计只可以存放数十年的废物。

 

顾名思义,高放射性废物是同类中最致命的。它包括核电站的乏燃料棒。如果打开装有这些燃料棒的碳罐,您或早或晚都会面临死亡的威胁。乏燃料磅非常热,很难进行安全地运输,因此目前它们被存储在容器中,可以在最初的数十年内进行冷却。这些临时存储站点遍布德国数十个地方。现在正在寻找至少在地下1公里深处的永久储库。

 

德国关闭核电站后 28,000立方米致命废物埋藏成难题

 

芬兰拥有四个核电厂,并计划在未来进行更多建造,在该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该国的的高级废物储存库的建造工作正在进行中,这些高放射性废物将被深埋在花岗岩基岩中。

 

可能成为储库的位置在地质上必须“非常稳定”,不会发生地震,也不会有地下水侵蚀的迹象,更不可能是非常多孔的岩石构造。然而德国面临的问题是”这里没有很多的花岗岩“,替代方案是,它必须与实际地质相结合,将废物掩埋在盐岩,粘土岩和结晶花岗岩中。

 

德国关闭核电站后 28,000立方米致命废物埋藏成难题

 

明年,德国项目小组希望在德国确定潜在的存储地点。这是一项超越了一代人的任务,该存储设施最终将在2130年至2170年之间的某个时候被密封。通信专家已经在研究如何从现在开始数千年告诉我们的后代千万不要进入打开该储存库,也许那时候人类的语言变得完全不一样,所以必须找到一种清晰的表达符号,例如骷髅头上再打个叉来提示极度危险。就好像想要进入埃及金字塔的探险家,可能会注意到某些神秘的符号,警示他们千万不要抱有好奇心。

 

德国关闭核电站后 28,000立方米致命废物埋藏成难题

 

目前,没有人希望在他们家门口附近有一个核废料场。鉴于德国最近百年内经历过的灾难性的核存储场所的历史,公众的不信任是一个挑战。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德国东部阿斯和莫尔斯莱本以前的盐矿用于存储中低水平核废料,在未能达到现在的安全标准后,必须花费数十亿美元的价格关闭取代。

 

德国关闭核电站后 28,000立方米致命废物埋藏成难题

 

人们对高放废物的担忧甚至更大,德国当地的人们聚集发出了不同声音。40多年来下萨克森州戈尔本村的居民一直在不惜一切代价,希望让永久性的高级废物处置库远离他们的社区草坪。

 

该站点计划最初是在1977年提出的。戈勒本坐落在当时西德人烟稀少的地区,靠近东德边境,而且失业率高,当时有观点认为附近的人们将从核设施中建造中受益。最终在戈勒本建造了一个探索实验性的储库,但从未将其用于核废料。

TAG:

上一篇:中核集团出口海外第三台核电机组通过验收 下一篇:东京奥运圣火传递起点核辐射严重超标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