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火电 > 火电产业 >

山东煤电产能优化的路径研究

        发布时间:2019-07-04 14:50        编辑:北极电力网

中国煤电装机容量巨大,为了促进煤电产业有序健康发展和应对环保、碳减排压力,自2016年开始,中国采取了很多措施,刹住了煤电爆发式增长的步伐。煤电年新增装机从2015年约6700万千瓦逐步下降到2018年约2900万千瓦,预计2019年、2020年新增规模均控制在3000万千瓦。

然而,“自上而下”煤电去产能政策重点在“控增长”,对于推动煤电退出的效果偏弱。换言之,“自上而下”的手段有效控制了新增规模,但很难用来进一步大规模削减煤电,因为这涉及向具体煤电厂动刀,国家层面能源主管部门很难出台一个用之四海而皆准的政策。

省级层面是决定煤电规模的核心。这主要在于,第一,省级层面是项目决策的核心。国家能源局下放煤电项目的核准权限后,省级能源管理部门成为煤电项目立项决策的核心部门。第二,省级层面是规划的核心。表现为,中国电力发展规划以省域为主,电力平衡的核心是省内平衡(调度),电价确定以省为单位。第三,省级层面是目标落实的核心。国家目标一般按省域进行分解,各省目标与国家目标并不一致,各省核准项目的依据是本省发展实际。第四,省级层面是污染治理的核心。红线的划定是“自下而上”的,治理目标分解到省级,地区之间污染控制的目标不一样。

因此,需要建立“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双向推进策略。“自上而下”的政策要强化总体目标约束、打破省间利益壁垒、进行跨区域调度优化、推动清洁电力替代、推进电力体制改革;“自下而上”的策略要摸清地方真实的数据信息、确定合理的退出规模、建立科学的退出标准、选择有效的退出方式、制定合理的退出策略。我们团队从去年开始在山东和吉林进行了调研。以山东为例探析其煤电优化路径。

一、山东电力发展特点

山东人口多,经济总量高,是全国用电大省,2018年用电量6038亿千瓦时,排名全国第三位,仅比广东低4.5%,比江苏低1.5%。山东是全国第一火电装机大省,唯一装机过亿的省份;是新能源装机大省,光伏装机居全国首位,风电装机位居全国第五位;是接收外电大省,已经建成“两交两直”特高压输电工程,2020年理论输送能力达3500万千瓦;是自备电厂大省,全国第一自备电厂装机大省,186台机组,总装机达到2800万千瓦;大气污染防治通道大省,京津冀地区雾霾治理的核心区域,有7个通道城市。用电特点上,山东省和全国用电形势基本一样,尖峰负荷增速高于用电量增速。

其中,山东共有650台煤电机组在运,总装机9944万千瓦,煤电特点“三高”,即小机组占比高,30万千瓦及以下机组占全部机组的比重超过70%;热电联产机组占比高,全省平均60.22%,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自备电厂占比高,为28%,比全国平均水平多一倍,其中山东省一个魏桥集团的自备电厂机组占比13.52%(见图1、图2)。

二、山东省煤电优化的必要性和标准

综合考虑供需两侧资源进行测算,山东省煤电产能存在过剩,需要进行优化和调整。目前存量煤电规模过剩,过剩规模400万千瓦以上,考虑在建增量部分,过剩规模超过1100万。在两种情景下,煤电需求都在2020年达峰,基准情境下是9500万千瓦,新旧动能转换情境(山东省电力消费比广东、江苏略低,但是GDP差距很大,山东GDP比广东低20%,比江苏低18%,要走新旧动能转换道路)下是9100万千瓦。基准情境下,2020~2025年煤电需求维持不变,2030年、2050年分别降至8000万千瓦、2800万千瓦。新旧动能转换情境下,2025年之前煤电需求缓降,之后煤电需求量开始加速下降,从8200万千瓦,到2030年降至6000万千瓦,2050年不再有煤电。

重点参考三个指标制定煤电落后产能退出的标准,一是容量大小,二是机组类型(是否热电联产),三是运营年份,另外参考煤耗水平、排放水平和厂用电率三个指标。

我们初步制定了煤电退出的标准和路线图,考虑了近期、中期和远期的总体情况。其中,2019年正常退役加淘汰和改造合计300万千瓦,2020年合计320万千瓦,2021年272万千瓦,2022~2025年合计225万千瓦,2026~2030年合计304万千瓦(见表1)。

表1 山东煤电退出的标准和路线图(单位:万千瓦)

三、山东煤电退出和优化路径

我们初步设计了煤电退出和优化路径。淘汰退出路径具体包括四种,一是直接退出,退出机组容量小、煤耗水平高、运行年限长的纯凝机组以及有备用热源的热电机组。二是政府赎买。在城市中心区域、本身土地价值较高,或者在距离城市较近、土地有较大增值空间的电厂由政府赎买。三是等量或减量置换。上大压小、背压机组代替抽凝或纯凝机组。四是新能源置换。煤电机组转换为新能源,煤电厂职工转岗为新能源电厂职工。

改造优化路径包括三种。一是灵活性改造。选择寿命处于中期的30万级机组进行改造,提高机组的深度调峰能力。二是技术改造。选择20万级、30万级机组进行改造,包括纯凝和抽凝改背压、锅炉燃料方式改造、燃料类型改造等。三是储备封存。超过财务折旧年限的中型机组进行储备封存备用。

除了微观政策之外,山东省的煤电优化还需要宏观配套政策进行支持。建议从金融、就业等多角度入手制定全面的保障政策,确保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进一步强化需求侧管理,提高用电效率,优化用电需求;从国家层面进行协调,保障特高压线路对山东进行稳定的电力输送;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利用市场手段优化煤电资源的配置;改进政策设计,促进新能源消纳,实现清洁电力对煤电的替代。

TAG:路径 产能 煤电 优化 研究 山东 中国

上一篇:华北能源监管局全面部署 确保电力“迎峰度夏” 下一篇: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将全面放开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