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火电 > 火电产业 >

煤电转型升级:内蒙古准格尔旗做足做好能源经

        发布时间:2020-01-06 14:45        编辑:北极电力网

“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加快煤炭、化工、冶金等优势产业改造升级,延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和产品附加值。”这是2019年初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工作报告》中重点提及的内容。

转瞬之间,2019年已划上了圆满的句号。作为国家重要能源基地之一的内蒙古鄂尔多斯情况如何?发展中遭遇哪些困难和挑战?有哪些值得梳理和总结的经验和亮点?近日,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调研组一行深入基层进行了走访。

不断升温的煤电产业

“原设计年生产能力500万吨,2018年经有关部门批准,年设计生产能力提升至900万吨。这边的产能指标是安徽老家煤矿去产能置换过来的。”从事煤矿安全工作十六七年、操着浓郁南方口音的鄂尔多斯华兴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副矿长夏多碧如是说。

华兴能源是淮南矿业和包头恒通两家公司按一定股比投资的股份公司,隶属于淮矿西部煤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着安徽省委、省政府国资背景。其在能源大省内蒙古鄂尔多斯境内先后投资、参股唐家会矿、色连二矿、泊江海子3家煤矿与3座电厂,原煤年总产能达1900万吨,实现了由“单一煤矿”向“煤电一体”的转型发展新格局。

进入新世纪以来,鄂尔多斯富集的煤炭资源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一批资本巨鳄在这里纷纷砸下重金。淮矿西部煤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蒙十年来,先后成立了煤炭贸易公司、铁路运营管理公司等子公司,构建了煤、电、路联动的综合战略布局。

地处准格尔旗、年产900万吨原煤的华兴能源是淮南矿业在蒙投资3家煤矿中年产能最大的一座井工矿井。该矿所产原煤,有一半供应亚洲最大火力发电企业大唐托克托发电厂,另一半则运往七八百公里外的曹妃甸港口,然后通过曹妃甸港口的海江联运销往湖南、湖北及江西一带。

“4200大卡平均每吨190元,如果运到我们老家安徽,差不多煤价能翻番,每吨煤400多元。”在夏多碧看来,过去鄂尔多斯的煤运不出去,现在开通了乌审旗-江西吉安最大的铁路运煤大通道,每年仅这条通道即可实现北煤南运2亿吨。

全国最缺煤的地方是湖南、湖北和江西一带,该通道的打通,使蒙煤实现了从产地到南方终端用户的无缝对接,实现了煤炭企业效益最大化。“像煤炭这样的大宗商品,是不适合长途汽车运输的,使用铁路运输是趋势。”

据介绍,准格尔旗属低瓦斯、低地压、低地温地区,是晋陕蒙地区乃至全国产煤省份自然条件最好的地区,全国各大矿务局在这里都有布局。“现在可以说安全为天,一起煤矿安全事故很可能让一家企业倒闭。我们矿六七百人,煤矿安全生产管理极为苛刻。”

在他看来,当前的准格尔旗及整个鄂尔多斯市,煤炭工业的开采方式、设备、技术等在全国乃至世界也是先进的,煤炭开采方式也由最初的房柱式一下跃升到现代智能化的综采。

“这是我们珠江集团投资的第一座煤矿,珠江是以房地产、电厂起家的,在煤炭开采领域经验不足。为此,公司聘请了多位过去曾在全国煤炭大省搞煤炭生产管理、经验丰富的专家及管理人员,目的是为煤矿保驾护航。”在内蒙古珠江投资有限公司青春塔煤矿,该矿总工程师乔凌朝介绍说。

据了解,该煤矿是为内蒙古华厦朱家坪电力有限公司配套的项目,属井工开采,井田面积约44平方公里,设计产能600万吨/年,并配套了600万吨/年的洗煤厂,投资约28亿元。2018年,该矿产煤420万吨;2019年煤炭产量预计600万吨。

“煤炭是国家能源支柱,在所有能源里占比很大。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煤炭开采装备很落后,现在都打造智慧矿山、绿色矿山了,可以说安全生产的理念大幅提升。”从事煤炭开采32年、具有丰富煤炭开采经验的内蒙古珠江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王庆生表示,煤矿出问题通常是“三违”造成的,没有高压强势管理肯定不行,安全生产管理必须遵循自然规律。

在他看来,政府及煤炭工业管理部门的检查巡查,不仅是政府职能所在,而且很多时候检查都有专家随同,能帮助企业指出和发现安全漏洞和隐患。近年来,全国许多产煤大省煤炭资源枯竭后,许多专业人才都转战到鄂尔多斯,极大促进了鄂尔多斯煤炭工业的生态变革。

火电“窝电”正待破题

位于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大路工业园区的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煤矸石热电厂,是一家以循环流化床锅炉、煤电一体、热电联产、采用低值煤(煤矸石)发电的坑口电厂。

电厂上马时为大路工业园区唯一的热电联产项目,主要向大路园区提供工业用气和采暖供热。由中国华电控股,华电、蒙泰两家公司共同投资,装机容量为2台30万千瓦空冷压临界流化床,于2016年投入商业运营。2019年计划发电33亿度,截至目前已发电29.5亿度。

“近几年,国家优先发展清洁能源,火电盈利空间小,基本都亏损,今年我们电厂盈利了,为啥盈利?主要源于我们企业自己有煤矿,煤电一体的低成本优势得以凸显。”蒙泰矸石热电厂生产技术部部长李志刚道出了近年来内蒙火电企业面临的窘境。

据介绍,2019年11月14日上午,蒙西电网公布的发电量数字为3.3亿度,其中风电占1.1亿度,光伏630万度,仅风光发电两项就占了1/3还多。“现在我们是看天吃饭,风大了风电企业发电量就多,风小了我们火电企业就有优势了。”同样是11月14日蒙西电网公布的所有电厂发电量3360万千瓦,总装机为7200万千瓦,意味着发电量仅占总装机量的不到一半。而在电力销售方面,蒙西电网则采取了竞价销售模式,相互之间的压价严重挤压了火电企业的生存空间,仅一家电厂就有1/4的电量要靠自己想办法卖出去。

电源点建设如火如荼

李志刚认为,一家火电企业投资几十亿元数额巨大,面对当前过剩的火电产能,国家和自治区应从顶层设计加以控制和优化,尽可能消化火电存量,不足部分再增量,有效避免资源与资金的巨大浪费,确保火电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国家能源基地鄂尔多斯将煤炭转化成电力,由此延长了产业链,实现煤从空中走,围绕蒙西-天津南特高压电力外送通道配套电源点项目建设,已布局了中国华能北方魏家峁煤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方魏家峁电厂”)、内蒙古华夏朱家坪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朱家坪电厂”)、京能酸刺沟二期、国电长滩电厂和汇能长滩电厂等5家大型火电企业。其中,北方魏家峁电厂已建成发电;京泰酸刺沟二期、朱家坪电厂、汇能长滩电厂正在加紧建设中;国电长滩电厂已核准,预计火电总装机有望达到900万千瓦以上。上述电厂均采用2台6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投资均突破50亿元,投产后平均年发电量七八十亿度,年消耗原煤300余万吨。

按此测算,这5家火电企业陆续建成并商业运营后,年累计发电量为350亿~400亿度,年累计消耗原煤1500余万吨、投资金额260多亿元。

这个数字还只是当前特高压火电企业现有发电投资数据。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企业正在筹划电厂二期建设,像北方魏家峁电厂正在搞二期2台100万千瓦机组建设;朱家坪电厂也在规划电厂二期等。

在距离蒙西特高压站约3公里的朱家坪电厂工地,现场烟囱高耸、塔吊林立、一派繁忙景象。电厂设计机组容量为2台66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目前建筑安装已完成60%,预算总投资53亿元,计划于2020年五六月投运发电。

“目前,我们的环保标准、机组效率可以说是世界最先进的,特别是发展火电,在这里有先天的优越性。”从事电力工作20余年,朱家坪电厂副总工程师李朝红说,未来电厂建设分两期,一期可消耗煤炭300万吨,二期上马可将电厂配套煤矿的煤全部消耗掉。

随着电力企业巨额资本的不断涌入,未来魏家峁这个小镇将形成影响内蒙、辐射京津冀,成为举足轻重的电力外送通道能源基地。

距离魏家峁镇不远的北方魏家峁电厂,是一家由国家控股公司试点、有着中管背景的电力企业。

“内蒙传统的电力销售有两种渠道,一是本地消化,二是通过特高压输送到京津冀地区。”北方魏家峁电厂生产管理部部长齐建平介绍,该电厂是特高压落户内蒙古的首个电源点,从2016年至今持续盈利,且每年略有增加。2018年,电厂与煤矿全口径盈利9.2亿元。

据悉,除率先入网特高压输送电源外,北方魏家峁电厂还配套有年产能600万吨的露天矿,构筑了煤电联营的重要格局。坑口产煤可通过输送带直接送到电厂,每年仅发电用煤就达300多万吨。

2017年投产商业运营的北方魏家峁电厂项目,是目前准格尔为数不多、机组容量较大的企业,安装有2台66万千瓦机组,年发电量80亿度左右,投资达60亿元。同时,借助特高压外送通道巨大吸引力和前景,该公司正在上马机组容量更大的二期项目。

“目前,准格尔旗正在积极探索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扎实推进‘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全力推动能源经济高质量发展。”谈及煤炭资源转化增值,准格尔旗能源局局长王军表示,下一步,他们将围绕中石化8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久泰三期年产50万吨乙二醇、北控4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等项目,推进煤、电、化、冶等产业上下游整合重组,不断延伸产业链,逐步形成全产业链竞争优势,着力推动煤炭工业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和能源产业进一步升级。

TAG:

上一篇:安徽省: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调整为“基 下一篇:2019年山东电力市场化改革释放红利23.59亿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