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火电 > 火电环保 >

今夏多地供电趋紧煤价掣肘火电出力

        发布时间:2018-10-08 11:05        编辑:北极电力网

今夏多地供电趋紧煤价掣肘火电出力

 

进入夏季以来,受持续高温影响,国内部分地区用电需求显著增加,电网负荷不断攀升。电力规划设计总院5月18日发布的《中国电力发展报告2017》预计,全国多个省区电力供需将逐渐趋紧,个别地区电力供应紧张。其中,河北、江苏、浙江、江西、海南等地区负荷高峰时段可能出现电力供应紧张,陕西、安徽、湖北、湖南、河南、广东等省区电力供需逐渐趋紧。

 

就上述情况,记者采访部分省市的供电和发电企业了解到,迎峰度夏提前的状态下,多地火电出力仍然受煤价掣肘。

 

用电需求攀升

 

今年,广州等南方城市较往年提前进入迎峰度夏状态。数据显示,南方电网统调负荷在5月24日第一次创下今年新高,最高负荷达1.64亿千瓦,这也是近3年来南方电网全网统调负荷首次在迎峰度夏正式开始前创出新高。截至5月29日,南方电网全网统调发受电量3932.86亿千瓦时,同比增加12.5%;西电东送累计电量639.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4%。

 

同时,京津冀及长三角地区用电量也较往年有所增长。记者从国网冀北电力公司了解到,今年迎峰度夏期间,预计冀北地区五地市最大负荷均将超过去年同期,冀北电网最大负荷为2350万千瓦,出现在7月下旬至8月上中旬,同比增长4.91%.若出现连续高温、高湿天气,电网最大负荷可能达到2450万千瓦。

 

国网上海电力公司也表示,今夏上海电网最高用电负荷预计可达3250-3300万千瓦左右,较2017年同比增长约0.98%。本地发电能力约2100万千瓦,最大受电1500万千瓦,最高供电能力为3600万千瓦,电力供应总体平衡并有一定裕度。

 

用电量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电力负荷屡刷纪录反映了经济发展的哪些信号?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认为,全球气候变暖、极冷极热异常天气变多,以及居民生活水平提高,都是导致电力需求增加的原因。“但今年不应该这么快出现电力需求居高不下的情况。”

 

“2016年以来的电力需求快速增长是有悖常识的。”袁家海说,“在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电力消费弹性系数还远远大于1,可以说是一个高速的用电增长了。第二产业中的高附加值产业,以及计算机、交通等第三产业,用电增速各占15%甚至20%。这种现象说明经济新常态到来了,或者说新动能培育起来了,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一些旧动能还没有退出。2015年以来电力体制改革要求工商用电降价,这和高耗能行业实现差别化电价政策有出入。落后行业或企业的电价不能放松,还要有惩罚性的电价,这些现在都没了,显然对拉动工业用电需求增长有很大影响。”

 

价格影响电煤供应

 

电力需求增加,无疑给电力保供带来挑战。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告诉记者,目前一些地区来水不多,水电发电量不如往年。“在水电还未进入大发期,而用电需求已经高涨之际,火电仍是保供应的主力。”

 

2017年,山东曾在迎峰度夏期间出现电力供应紧张情况。记者了解到,由于今年青岛举办上合峰会,该省保电工作已提前开始。为了提高供电可靠性,目前山东电网多开了一些机组,在运机组的运行功率相应有所降低。

 

今年迎峰度夏期间,山东潍坊的电力供需形势趋紧,预计潍坊电网最高负荷将达832万千瓦,同比增长5.6%,电力缺口预计在50万千瓦左右。华电山东潍坊公司副总经理国钦光告诉记者,目前该公司煤炭库存超过20天,较为充足。该公司1、2、4号机组正在运行,3号机组检修工作已于6月10日结束,将全力保障电力供应。

 

此外,大唐山东分公司燃料物资部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该公司煤电供应状况良好,储煤达到50天,库存充足。

 

但也有不愿具名的电厂负责人仍对目前的高煤价表示担忧:“5月份入场标煤单价在810元/吨左右,虽然比春节期间好多了,但还是有些贵。”记者也注意到,根据中电联公布的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沿海指数),目前电煤价格仍在持续上涨。

 

“煤价上涨,煤炭供应偏紧,发电企业出于社会责任考虑会保障迎峰度夏,但又会面临亏损,所以煤电出力的积极性会受到影响。”袁家海说,“今年煤价相对于去年还在涨,而在市场化改革力度加大的情况下,电价又有下调和让利的要求,现在发电企业的生存状态非常不好。去年火电全行业亏损1千亿元,估计今年的亏损数会更高。”

 

对于煤价居高不下的原因,袁家海分析,除了用电需求过快增长,还与2016年“煤炭去产能”有关。“煤炭去产能影响了电煤供应。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煤炭从业者也形成了默契,不愿多生产,以保持高煤价。同时,还有一些仓储、运输等中间环节,也用囤煤、倒煤的方式投机炒作。”

 

袁家海指出,在需求侧方面,2016年底到现在,钢铁、化工等部分高耗能产业强势反弹,导致了经济新常态下,一些本该饱和的产业并没有如预期般降低用电需求,导致煤炭价格无法下降。

 

需求侧管理潜力待挖

 

相比于东南部地区用电紧张,西部一些省份应对迎峰度夏存在余裕。

 

记者从国网甘肃刘家峡水电厂了解到,今年1-4月,黄河上游来水比多年平均来水量偏丰超过1-2成,加之去年汛末龙羊峡水库蓄水较多,同时受降雨影响,洮河和大夏河来水较多。进入5月来,刘家峡水库进一步加大下泄流量,刘家峡水电厂发电机组全开,日均发电2772万千瓦时,最高日发电量达3189.881万千瓦时,创新高。

 

在青海省,新能源也在为迎峰度夏出力。

 

记者从青海电网获悉,今年迎峰度夏期间,青海电网最大用电负荷将达850万千瓦,同比升高6.25%。该公司将合理安排检修计划,全力保障“迎峰度夏”期间青海省电量供应和富余电量消纳,充分依托大电网、大市场,计划外送光伏调峰电量10亿千瓦时,外送富余水电24.86亿千瓦时。

 

并且,根据电力供需平衡测算,迎峰度夏期间,青海省内上网电量274.12亿千瓦时,其中水电186.91亿千瓦时,火电22.47亿千瓦时,新能源64.74亿千瓦时。

 

在省市之间电力供需不平衡的情况下,外来电的保障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袁家海认为,省间电力市场的协同对迎峰度夏和跨区新能源消纳都十分重要。“要建立更大范围的全国性电力市场,让市场说了算。”

 

袁家海还指出,电力供需平衡还应注意深挖需求侧管理的潜力。“像这种短时高峰过不去的情况,一年中可能只有10-20小时,如果单纯靠增加供应侧的电源装机、增加电网投资来满足需求,显然在经济上是不划算的。但假如把一个办公楼的空调控制集中给一个虚拟平台来统一调度,则能起到较好的削峰效果。”

 

记者了解到,江苏省于2017年进行了“居民虚拟电厂”试点,通过奖励机制,鼓励居民响应邀约,将空调调高1度,就可以降低电网负荷。“要在这方面探讨更多模式,落实相应机制和激励措施,在全国推广,对于解决迎峰度夏问题非常有效。”袁家海表示。

TAG:趋紧 出力 多地 今夏 掣肘 煤价 火电 供电

上一篇:火电:淡季不淡提前开启煤电博弈 波动放大带来 下一篇:城市化基本完成 未来能源需求必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