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火电 > 火电环保 >

煤电“一带一路”绿色产能合作现状与前景

        发布时间:2018-11-08 15:55        编辑:北极电力网

今年是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5周年,能源合作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点领域。10月18日,在江苏苏州召开的“一带一路”能源部长会议和第三届国际能源变革论坛上,我国与17个国家共同发布了《共建“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部长联合宣言》,为构筑更加紧密的能源命运共同体、为我国能源企业走出去奠定了坚实基础,为推动国际间能源绿色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新模式新机制。

近年来,随着我国煤电企业不断发展壮大,煤电和相关产业在行业规模、技术水平、节能环保和国际竞争力等方面具有十分突出的优势,作为先进产能与“一带一路”国家有着巨大的合作潜力和对接空间。同时,“一带一路”倡议使我国能源企业紧紧抓住新一轮能源结构调整和能源技术变革机遇,实现绿色低碳发展。由于当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电源结构火电占73%,因此对煤电行业的绿色产能合作现状与前景进行分析与展望就显得十分重要。

我国煤电企业与“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合作与发展现状

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为我国煤电和相关产业“走出去”和国际化合作提供了新的空间和对接平台,在煤电合作主体、合作区域、合作方式等方面都取得了较大突破。从合作主体看,过去我国煤电企业走出去主要是大型国企特别是央企,现在民营企业也加快了“走出去”步伐,加大了对海外煤炭资源开发力度。从合作区域看,加入WTO以来,煤电企业海外开发主要集中在我国周边的一些发展中国家,比如印度、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蒙古等国家。随着我国煤电企业科技含量的不断提升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我国煤电企业海外投资、合作和开发范围不断扩大,开始转向煤炭资源较为丰富、经济状况较好的较为发达的国家,比如澳大利亚、加拿大、南非、波兰。目前,我国同世界多数产煤国家基本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从合作方式看,从单一的技术、装备和劳务输出延伸为全产业链合作。目前,我国煤电企业从勘查设计、工程建设、资源开发、技术服务、装备生产、煤炭运输以及现代煤化工、煤电一体化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等各个环节,覆盖煤电及相关全产业链。近年来,神华、国家电投、华能、华电、国电等企业在“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开发力度进一步加大。

我国煤电企业在“一带一路”输出的是先进和绿色产能

经过五年的发展,“一带一路”倡议所秉承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已经为大多数国家所接受,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合作对当地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国最大的综合能源提供商原神华集团(2017年与国电集团重组为国家能源集团)在“一带一路”上的战略核心是打造神华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清洁能源战略品牌。2014年9月,神华集团与俄罗斯技术集团(Rostec)签署了联合开发俄罗斯远东阿穆尔州煤田的备忘录,双方将共同建设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另外,中国神华能源股份公司也与俄罗斯大型煤企“米切尔”公司就共同开采埃利吉煤矿区达成了共识。2016年10月,神华集团国华印尼南苏电厂荣获印度尼西亚2016年“最佳IPP电厂奖”,为印尼电力建设史上同类型机组建设工期最短,并创造了多项印尼电力建设的新纪录。神华爪哇7号项目一期工程建设2×1050兆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是印尼目前单机容量最大的机组,也是中国企业目前“走出去”出口海外单机容量最大的机组。

华能集团是“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实践者。2017年7月,华能巴基斯坦萨希瓦尔燃煤电站两台机组全面投产运营,年发电量达90亿千瓦时,是中巴经济走廊首个建成投产的大型高效清洁燃煤发电机组,有效缓解了当地能源短缺状况,被巴基斯坦政府誉为“巴电力建设史上的奇迹”。

原国电集团(2017年与神华集团重组为国家能源集团)积极加快结构转型,大力发展清洁能源,2016年底风电装机规模2583万千瓦,位居全球第一。2014年12月,国电集团在加拿大建成10万千瓦风电场,是国有电力企业在海外首个自主投资、建设、运营的风电项目;在建南非24.45万千瓦风电项目,实现了风电运营和风机制造产业携手“走出去”;在中东欧、澳大利亚、巴基斯坦等国家和地区积极开展风电前期工作,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有力支持。

华电集团在印尼、俄罗斯、柬埔寨、越南等十余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了能源合作,包括印尼巴淡燃煤电站、巴厘岛燃煤电站等在运项目,越南沿海二期燃煤电站等在建项目,还有印尼玻雅燃煤电站等待建项目,形成了在建一批、开发一批、储备一批的滚动开发局面。

国家电投集团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海外业务全面开花:以南非、土耳其、巴西、保加利亚等国家为重点开发核电业务,以缅甸、智利、巴西以及欧美发达国家为重点开发水电和新能源业务,以巴基斯坦、土耳其、越南、印度等新兴经济体为重点开发高效清洁火电业务。

大唐集团紧密围绕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能源项目建设。大唐国际业务主要是煤炭和环保产品的出口,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脱硝催化剂等环保产品远销海外,打响了“大唐制造”的品牌。

实践证明,清洁高效是中国煤电企业走出去的共同选择。中国煤电项目开发海外市场,不会把落后产能带给“一带一路”国家,只会带去最先进的技术、大容量清洁高效的机组,可为当地创造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煤电企业与“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合作国别分析

“一带一路”沿线多为新型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普遍处于经济上升期,基础建设、电力缺口巨大,煤电等能源需求强劲,未来能源消费处于不断增长趋势。我们选取有代表性的10个国家的煤炭资源、生产情况和能源格局进行粗略分析,旨在指导我国煤电企业综合研究目标国政治、安全、法律、经济及技术环境,产业配套能力、基础设施和环境保护等各种影响因素,做好风险评估,降低各种风险,为国际间的互利共赢打下良好基础。

1.俄罗斯。俄罗斯是世界主要煤炭出口国之一,近年来煤炭生产和出口逐年上升。俄罗斯煤炭探明储量1603.6亿吨,占世界总储量的15.5%,四分之三分布在亚洲的远东地区,而且其煤层气资源量大且分布集中,总量达66.72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一。再加上俄罗斯远东地区石油天然气较为缺乏,煤炭和煤层气具有较大开发潜力,煤电是这些地区主要能源。1998年以来,俄罗斯煤炭产量逐年攀升,2016年俄罗斯煤炭产量1.93亿吨,同比增长3.43%,仅次于中国、美国、印度、澳大利亚和印尼,居世界第六位。但俄煤炭工业整体较为落后,现代化水平较低,基础设施薄弱,铁路运输和港口吞吐能力明显不足。

2.印度。印度煤炭探明储量977亿吨,占世界储量的9.4%。煤炭是印度能源保障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柱,主要分布东北部、喜马拉雅山南麓和南部马德拉邦地区。2016年印度产煤2.86亿吨,占世界煤炭总产量的7.9%,仅次于中国和美国。长期以来,印度电力供给不足,目前仍有2.89亿人口无电力供应,约占印度总人口的25%,印度人均用电量仅为289千瓦时,仅为世界人均的20%。未来,印度GDP将维持在8%~9%的高增速,支持这一目标必须在2030年将电力装机容量扩充到778~960吉瓦,而目前只完成了大约50%。对于以火电为主的印度,未来煤电供应仍有较大缺口,发展潜力巨大,又是我国近邻,对我国煤电和基建企业“走出去”具有很好的战略意义和示范引领作用。

3.蒙古。蒙古煤炭探明储量为25.2亿吨,占世界储量的0.2%,其中露天矿占99%,吨煤开采具有巨大的成本优势。煤炭是蒙古主要能源,燃煤发电占总发电量的96%以上。蒙古煤炭主要用于出口,由于矿产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原煤全部未经洗选,铁路运输建设落后,大部分矿产地远离铁路运输通道,运输瓶颈十分突出。全国煤炭生产企业26家,蒙古矿业公司是蒙古国最大的优质焦煤生产商和出口商,是一家很有发展潜力的民营企业。蒙古电力依然短缺,需从俄罗斯和中国进口,本地煤电建设项目仍有潜力。由于基础设施严重滞后,煤炭加工洗选技术和设备缺乏,煤炭出口未经洗选,附加值很低,因此在蒙古进行洗选技术、洗选设备、开采设备一条龙的投资和服务具有较大市场空间。

4.印度尼西亚。印尼煤炭探明储量为256亿吨,约占世界总储量的2.2%。印尼煤层厚,便于开采,主要以露天开采为主。印尼采煤史较为悠久,1995年成为首批WTO成员后,煤炭工业增长迅猛,硬煤产量据世界第七位,褐煤产量居世界第二位。印尼煤质较好,主要是相对洁净的低灰低硫的次烟煤,此外还有9.54亿立方米的煤层气储量,目前只有一口煤层气探井。印尼70%以上的煤炭用于出口,是世界第一大动力煤出口国。除出口外,主要用于发电,其装机水平与我国差距较大,印尼目前经济处于较好增长阶段,印尼政府希望到2024年电力消费增速年均达到8.7%,装机规划达到42.9吉瓦,目前7.4吉瓦已经在建,未来潜力十分可期。

5.南非。南非煤炭储量为98.9亿吨,占世界总量的0.9%,主要为动力煤,另有1万亿立方米的煤层气资源储量。南非经济一度较为发达,采煤历史较久并长期居于工业经济的基础地位,主要用于电力、煤液化和出口。随着优质煤资源的减少,交通便利、易于开发的煤炭资源逐渐减少,未来5~10年将有一批资源枯竭矿井逐渐关闭,短期内基础设施条件难以解决,铁路运力有限,难以保证煤炭外运。东部理查德湾港口运力趋于饱和,其他更是有限。由于近年来南非经济疲软,基础设施改造升级步伐缓慢。南非煤炭生产集中度较高,煤电行业被国有公司垄断,85%的煤炭产量被少数大企业控制,煤电联营控制在南非国有电力公司之手。随着经济逐渐复苏,电力公司发电量不能满足需求,但其垄断地位难以撼动,如果煤电项目进军南非,必须和政府部门或国有煤电公司取得一致。

6.波兰。波兰地处欧洲腹地,地理位置优越,北部临海,具有较好的海运条件。煤炭探明储量258亿吨,约占世界总量的2.2%,以硬煤和褐煤为主,另有煤层气资源量3万亿立方米和50口煤层气探井。煤炭是波兰的基础能源,占该国一次能源消费的60%左右,占发电燃料的90%左右,除了满足本国需要外,还出口到欧盟其他国家,是欧洲第二大硬煤生产国和出口国。近年来,由于受到俄罗斯和澳大利亚以及非洲国家质优价廉煤炭冲击,波兰煤炭企业需要进一步降低煤炭生产和运输成本,为我国先进煤炭生产技术和铁路、港口建设企业提供了较好合作机会。

7.乌克兰。乌克兰煤炭探明储量343.8亿吨,约占世界总量的3%,煤炭占该国能源消费量的31%,但由于埋深、地质条件复杂、灾害严重等诸多问题,开采难度较大。另有煤层气资源量12万亿立方米,拥有2口煤层气探井。乌克兰历史上是前苏联的主要煤炭供给区,继承了前苏联较为发达的交通网络,但近年来由于政治动荡,又是俄罗斯和北约互相渗透的中间地带,导致地区冲突不断,工业和基础设施遭到严重破坏。乌克兰已由煤炭净出口国变为净进口国,不得不向俄罗斯进口煤炭和天然气,但由于俄罗斯和西方在该国政治军事势力的角力,乌克兰市场面临俄罗斯停气断供的威胁。但由于乌克兰煤炭储量丰富,该国当局志在实现能源供给安全,已经开始重视煤炭对能源的自给作用,煤电大开发为大势所趋,这为我国煤电企业走出去提供了良好的机遇,但要平衡好、规避好、处理好该国在夹缝中生存所带来的政治军事风险。

8.越南。越南煤炭资源非常丰富,已探明总储量为33.6亿吨。越南政府欢迎和鼓励外国组织和个人投资越南矿产开采业并保护其合法权益,并按有关规定享受越南对外资企业提供的相关优惠政策。越南是我国近邻,同为社会主义国家,两党两国互动沟通频繁,社会制度、意识形态相近,同属汉文化圈,便于沟通协调。开发越南煤炭资源,可以通过陆路和水运到我国南方毗邻省区,对于缓解我国南方地区煤炭供应紧张局面、建设东南亚能源互联网具有特别的战略意义。

9.土耳其。土耳其煤炭探明储量为114亿吨,占世界总量的1%,主要为硬煤和褐煤,其中褐煤占90%以上。宗古尔达克盆地硬煤埋深约为600米,地质条件复杂,开采难度较大。土耳其是中东地区油气资源较为匮乏的国家,主要依靠煤电作为能源支柱。近年来,由于经济发展迅速,对能源需求较大,因而大量进口,进口能源约占70%左右。为了降低对国外能源的依赖,土耳其加速推进能源多样化战略,鼓励开发本地煤炭资源建设火电厂,为我国煤电企业打入土耳其市场提供了难得的机遇。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土耳其独特的地缘政治特点,是东西方两大世界争夺的焦点,经常被大国集团所裹挟,需要把握好一些地缘政治风险,避免成为大国角力的牺牲品。

10.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煤炭资源丰富,探明储量为30.6亿吨,但尚未大规模开发。目前,巴基斯坦年产煤只有350万吨,煤炭新增需求将主要通过进口来满足。巴基斯坦能源能耗结构严重失衡,对石油和天然气产品依存度高达80%左右。火力发电以油气为主要燃料,成本较高。由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推进,煤电已成为重点电力能源,未来煤电在巴发电结构中的比重将呈现快速上升趋势。中巴两国有着长期传统的友好关系,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断加深,有利于我国煤电企业进入巴基斯坦开发煤电一体化项目。

构建煤电企业“一带一路”合作绿色指标体系

当前,构建煤电企业“一带一路”合作绿色指标体系成为大势所趋、当务之急,成为我国能源企业、智库、社团组织“一带一路”工作的重中之重,目的是为我国煤电企业国际合作保好驾护好航。

改革开放40年以来,各产业协同发展、一体化发展逐渐形成规模优势,煤电、煤化、煤钢、煤建乃至煤电化、路港航全产业链协同发展得到快速推进,这些综合优势、协同发展优势和规模优势为我国煤电企业进军海外提供了模板和范例,因此未来的“一带一路”绿色产能合作不应为单一的某一个行业的产能合作,而应该着眼于全产业链合作,全方位综合评估绿色产能合作。因此,本着投资一地造福一方的原则和宗旨,构建专门和专业的煤电企业“一带一路”合作绿色指标体系,就显得特别的关键和重要。

构建科学系统的煤电企业绿色合作评价指标体系,需要综合考虑目标国的绿色产能发展潜力、政治法律环境、经济运行与金融环境、产业环境以及社会文化等要素。

绿色产能发展潜力主要包括但不限于资源数量质量、开采条件、上下游产业绿色发展潜力等二级要素,资源数量质量可以延伸为煤炭可采储量、煤炭储采比、主要煤种煤质情况、煤层气资源储量,开采条件可以延伸为绿色开采技术潜力、矿井类型、地质条件复杂程度等要素,上下游产业绿色发展潜力可以延伸为绿色勘探勘察、绿色基建、绿色矿井矿山设计、绿色燃煤发电技术程度、绿色煤化工发展技术需求等等要素,各占相关权重。

政治法律环境包括但不限于政治稳定性、国际关系、矿业相关法律等二级要素,政治稳定性包括但不限于政治体制、宗教体系、法律体系、政治风险、暴力与犯罪等要素,国际关系包括国际影响力、地缘关系、与我国有无邦交、是否有结盟等要素,矿业相关政策法律包括但不限于是否限制外资准入、反垄断法的有效性、税收政策、产业政策、环保法律等要素。

经济运行与金融环境包括经济发展水平、现有基础设施、金融服务等二级要素,其中经济发展水平包括近五年的GDP总量、未来五年GDP总量展望、人均GDP、人均收入、消费水平、储蓄率、能源消费平均水平,未来增长潜力等;基础设施包括但不限于公路建设、铁路建设、港口建设、机场建设、城市建设等要素;金融服务包括但不限于金融服务的有效性、股权投资市场的融资可能性、绿色金融的发展程度、贷款渠道畅通程度、银行稳定性、金融和货币国际化程度、金融和货币政策等要素。

产业环境包括但不限于市场竞争强度、劳动力市场等二级要素,市场竞争强度可以延伸为是否存在煤电垄断情形、是否有其他能源形式对煤电形成打压等因素;劳动力市场可以延伸为员工教育程度、员工专业技能掌握程度、培训程度、劳动力稀缺和可获得程度、薪酬水平等要素。

社会文化包括但不限于全民教育水平、风俗习惯、宗教文化等二级要素,与之对应的有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中国人融入当地民俗的难易程度、宗教禁忌、语言沟通难易度等要素。通过对以上二级和三级要素进行定量或定性分析和评估,获得科学客观合理的指标权重,对构建煤电企业“一带一路”合作绿色指标体系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总之,通过在“一带一路”沿线发展绿色煤电产业,带动煤炭绿色清洁加工利用产业,带动当地煤炭上下游产业发展,比如现代煤化工、煤制化肥等,促进农业、绿色贸易、绿色供应链、环境保护产品与服务等相关合作。而构建煤电企业“一带一路”合作绿色指标体系,有助于我国煤电企业获知世界主要煤电国家在宏观经济、政治局势、风土人情等各方面的综合信息,从宏观层面综合评估目标国的投资风险,确保投资安全。由于各国发展阶段不同,煤电及相关产业发展层次、程度不同,绿色指标体系对产业环境的评估能够帮助煤电企业客观科学分析目标国或出口国的产能、市场需求,以便制定适宜的投资策略,确保投资早日收益、安全收益,互利共赢。

TAG:

上一篇:推进淮河生态经济带 煤电等产业升级 下一篇:网能源伊犁2×35万千瓦热电联产项目工程土建主厂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