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火电 > 火电环保 >

国家电网:“十四五”电力规划要解决三大问题

        发布时间:2019-12-07 15:02        编辑:北极电力网

国网研究院预测,能源行业碳排放将于2025年达峰。到2050年,非化石能源在能源生产中的比例和电能在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均会超过50%。电力平衡、新能源消纳、煤电定位,是“十四五”能源规划要解决的三大问题

能源行业的碳排放有望在2025年左右达到峰值,达峰速度快于整个经济体。根据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中国承诺在2030年之前达到碳排放峰值。

这一预测是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在近日召开的发布会上发布的,当日该研究院还发布了一系列有关中国能源、电力发展的预测。

对于2050年的远期能源发展,国网研究院预测:到2050年,我国能源生产环节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能源清洁化率)超过50%;在能源消费环节,电能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例(终端电气化率)超过50%。

国网研究院董事长张运洲在发言中表示,预计2020、2025、2035和205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将分别提升至15.8%,25.3%,31.8%和57.3%;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将分别提升至26.5%、31.4%、46.6%和51.7%。并且,考虑到能源效率提升和能源强度下降,预计终端能源消费将呈现先增后降的趋势,在2035年达到峰值。

长期来看,清洁能源成为主体能源是大势所趋。国网能研院预测,到2050年,75%以上的发电用能来自清洁能源,其中以风光为代表的新能源发电将成为第一大电源,发电量占比达到40%左右。

电能在终端能源消费中比重不断提高是另一大趋势。关于电力需求,在当日发布的《中国电力展望报告2019》中预测,2025年、2035年和2050年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9.4万亿-9.8万亿度、11.5万亿-12.5万亿度和12.4万亿-13.9万亿度。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为6.9万亿。

“十四五”近在咫尺,能源电力项目建设往往历时数年,需要超前布局,关于“十四五”的规划思路的讨论也是此次发布会多位专家提及的重点。

自“八五”期间就开始参与规划工作的资深专家、中电联副理事长王志轩表示,“十四五”面临的电力转型和相关规划是最有挑战的,过去的规划主要解决短缺问题,今天虽然解决了长期短缺问题,但面临的问题比过去更复杂。

针对电力消费出现的新特点,电力平衡问题正在引起重视。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助理赵庆波在会上介绍,由于东中部复合增长快,本地煤电建设受到严控,跨区特高压通道送端配套电源建设滞后,2017、2018年,华北、华东、华中出现供电紧张局面,今年夏天未出现高温,供需紧张情况有所缓解。预计2020年夏季高峰负荷期间,在不采取措施的情况下,华北、华东、华中电力缺口可能分别达到1000万、800万和1500万千瓦。

赵庆波介绍,各级电网高峰负荷持续时间较低,超过最大用电负荷95%的持续时间普遍低于24小时,对应电量不超过全年用电量的0.5%。因此他表示,负荷特性的变化需要推动电力规划思路进行调整,随着第三产业用电量比重上升,温控负荷占比不断提高等因素影响,负荷曲线尖峰化趋势明显,需要重新审视传统按最大负荷平衡的规划思路。

同样是针对电力平衡问题,张运洲对“十四五”规划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将需求侧资源纳入电力平衡,据其测算,十四五期间需求侧响应的潜力可达最高用电负荷的5%。工业和空调侧,2025和2035年的削峰潜力约达6000万和1.5亿千瓦左右。张运洲表示,我国中东部地区十四五电力平衡面临较大的压力,需要充分挖掘需求侧响应潜力。

另一大问题是新能源消纳。张运洲建议要统筹考虑供应总成本和新能源利用率的平衡点。他表示,新能源平价上网不等于平价利用,如果单纯追求低弃能率(如5%),反而会导致系统平衡成本和容量成本大幅增加。

煤炭在“十四五”的定位也是近期能源业界激辩的话题之一。在两天的发布会和讨论中,电网公司和发电公司的两点共识是,煤炭需要加强其调节性电源的功能;合适的煤电机组应该安排延寿,避免新建。

关于其角色的变化,张运洲表示,未来电力平衡要大于电量平衡问题,当前我国电源结构中灵活性调节电源比重低,不足6%,“三北”地区不足4%,远低于欧美等新能源发展水平高的国家。对灵活性资源供需形势的研判显示,国网经营地区“十四五”末灵活性资源需求达到7亿千瓦,而煤电仍是最重要的供应主体,因此要优先发挥煤电的调节作用,持续推进煤电的灵活性改造。

煤电利用小时数正在逐年下降,经营情况恶化,而调节性电源的市场机制仍然不成熟。因此,张运洲也指出,当前的市场机制对调节性电源的刺激力度和补偿成本力度不够,当前的电力市场主要是电量市场,未来需要引入容量市场。

国家能源集团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副院长刘志坦在“电力系统转型发展”分论坛的发言中表示,“十四五”煤电还是要谨慎发展增量,不是一千瓦都不能发展,而是不能盲目大干快上,优化存量煤电更为重要;在2030年前,煤电仍是能源主体,未来发展煤电由电量型电源向电力型电源转化。

此外,电网公司和发电公司都希望对现有高效率的煤电机组延寿。张运洲表示,我国煤电经过多年发展,超低排放、大容量、高参数、煤耗等指标都很高,这些机组按照日本、美国经验都可以延寿至40年甚至50年,推迟煤电退役对降低电力供应成本是最佳选择。

刘志坦也表示,当前我国煤电造价下来很多,但无论如何新建机组成本都比老机组延寿要高,对能效指标达标又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到期机组,在保证设备安全的情况下,应该建议实行延寿运行。

关于煤炭未来的规模,张运洲表示,电力平衡和对其他电源的调节补偿需求决定了煤电仍将发挥重要作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需在系统中维持12.5亿-14亿千瓦煤电装机。根据国网能研院的预测,煤电装机将在2030年达峰。

TAG:

上一篇:电网企业亏损,煤电呢? 下一篇:海外“华龙一号”卡拉奇核电K3常规岛高压缸顺利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