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水电 > 农村水电 >

电改回归 触及多少集团利益

        发布时间:2019-02-21 15:41        编辑:北极电力网
是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启动的第十一年。2002年2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业内称“五号文件”),确立启动以“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为目标的电力体制改革。随后,一场轰轰烈烈的厂网分开大戏立即展开,国家电力公司被分拆为五大电力及两大电网。根据原定的改革时间表,电力行业应该在2004年完成主辅分离,并随后启动输配分开的准备工作。

  然而,由于电网内部阻力重重,加之“电荒”“雪灾”等一系列外部因素的影响,主辅分离时间一拖再拖,直至2013年3月10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公布,其中包括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等内容。根据方案,国家能源局和电监会将进行整合,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管理。这一举措或为停滞了十年之久的电力体制改革带来新的转机。

  其垄断程度和控制力不仅没有削弱,还得到了加强。

  当年参与五号文件设计的一位专家认为,问题倒不在于国网的这些主业之外的投资是否盈利,而是国网作为一家公用事业企业,应优先从事国内农村电网改造、无电地区电网改造等。国网的四处扩张一方面干扰了监管,使得政府难以核实其资产和成本,准确确定过网费价格,从而阻碍电力市场形成;另一方面国网的这些投资也影响了其提供普遍服务。“有钱投资海外,却没钱投资农网改造,每年哭穷向国家伸手。现在农网改造每年国家财政都要出20%的资本金,大概百亿元左右。”前述专家如此描述电网投资失控下的怪现状。

  即便认为走出去本身无可厚非的业内人士,也向媒体分析将输配电网成本收益与上述投资行为分开十分必要,“要把账算清楚,哪些能入账,成本的透明是要做的。”

  “一个巨大垄断的公司,国家是根本无法监管的,控制的资源太大,谁跟它都不是对手。这个体制的形成,好处是能够集中所有的资源,这是牺牲其他的代价换来的。”一位投行人士认为。

  有人将电网的过度垄断归咎于监管不力,但实际上,对于这种彻头彻尾的垄断状态,根本无从监管。2003年成立的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简称“电监会”),从出现到被撤销这十年来均处于异常尴尬的位置。电力行业的定价权与项目审批权一直掌握在发改委与能源局手中,而买家和卖家都是国家电网一家的,在国资委的鼓励下还越做越大,根本无市场可言,职能为“监管电力市场”的电监会又从何管起。

  2012年上半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曾表示电力市场化改革是必然选择,其后多份有关如何重启电力体制改革的研究报告出台;同年年中,李克强再度明确提出重启电改,报告转至相关部门;而据财新消息,今年两会前,在有关新一轮机构改革方案的讨论中已涉及到电力体制改革,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方向已定,国家电网有望一拆为五。3月10日,国务院宣布国家能源局和电监会将进行整合,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在中央屡次表达决心的基础上,这样的职能调整无疑为电力改革重启带来了希望。

对于电力体制改革的重启,不少人担心是否会成为以市场之名行涨价之实的典型案例。诚然,若不触及既得利益集团、不能彻底改变电力行业过度垄断的状态,那么披着改革的外衣进行的收权后、涨价几乎是必然的结果。拆分国家电网只是一个开始,实现调度独立、输配分开,放开发电、供电、售电环节,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实现发电厂商直供电,那么有效的电力市场竞争即会形成,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其他国家的实践经验来看,效率提升、电价降低均是可以预见的结果。

  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改革进入深水区,也可以说是攻坚期,的确是因为它要触动固有利益格局。现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再深的水也得蹚,因为别无选择,它关乎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前途”。电力改革亦是如此,唯有打破垄断,形成电力市场,方能实现资源优化配置,防止电力改革仅成为垄断企业涨电价的借口。

TAG:利益 电改 回归 触及 多少 电力 集团 中国

上一篇:《水力发电学报》水电施工技术的创新与方向 下一篇:江苏睢宁投建年产10亿安时动力锂电池项目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