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水电 > 农村水电 >

水电是我国能源电力转型的压舱石

        发布时间:2019-10-31 15:48        编辑:北极电力网
尊敬的各位专家、代表早上好:
非常高兴有机会来到美丽的云南,参加咱们大坝安全专委会的2019年的年会。
首先请容许我代表全国学会对本次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对会议的承办单位,国家能源局大坝安全监察中心,及协办单位,澜沧江水电开发公司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对远道而来的各位代表,表示诚挚的欢迎。
大坝安全专委会虽然只是我们水电学会30多个专委会中的一个,但是,大坝安全事业在水电行业中的地位和作用,却是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上升。去年咱们专委会在四川召开年会。我们学会的张野理事长不仅亲自到会祝贺,而且对我们那次的学术会议给于了高度的评价。今年,我有幸代表全国学会来参加会议,在表示祝贺的同时,也想和大家探讨一下我国水电的一些问题。
前几天,有媒体的同志打电话问我,为什么最近以来我国的水电行业似乎非常平淡。的确,当前我国的水电似乎正处在一个空窗期。不仅水电的发展比较缓慢,而且似乎连各种新闻都很少。那么我国的水电开发是不是已经快完成的历史使命呢?
当然不是。从开发程度上看,我国水电的可开发资源量至少有3万多亿千瓦时/年,目前仅仅开发了40%。与国际上发达国家的开发程度相比,至少还有一倍以上的发展空间。那么为什么现在我国的水电发展,却突然沉寂下来了呢?笔者认为,这是因为我们国家目前正处在一个能源革命、电力转型的特殊时期。
当前,国际社会对于能源、电力转型的定义很清楚,那就是“主体能源电力的变更”。而我国目前的能源电力转型,由于还处在起步的初期。以至于我们行业内的主流群体,似乎还认识不清我国电力转型的必然性和可行性。所以,当前我国电力界主流观点,还是认为,根据国情,煤电才是我国能源电力安全保障的压舱石。除此之外,大家也还都赞同我们应该积极推进能源电力转型,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发电。在这种有些矛盾思想的指导下,我们的电力转型,实际上就变成了一种“电力优化”。也就是说,我国电力负荷的安全保障,需要由煤电兜底,在此基础上,再大力可再生能源的发电。
因此,目前我国的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市场,可以认为完全是煤电机组牺牲了自己的发电份额让出来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不妨看看实际的数据。2018年我国的风、光总发电量,总计大约是5400多亿,按照我国大约10.5亿千瓦的煤电装机来计算,假设我国完全没有任何风、光的发电,也只不过就把我国煤电机组的利用小时再提高500多。而目前我国的煤电机组利用小时只有4300多。即使我们完全没有风光发电,也不过才相当于把煤电机组的利用小时数,提高到四千八、九,离煤电机组的设计利用小时5500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从这一点上看,甚至我们也可以说,当前我国煤电行业的困境,主要来自发展我国的风光发电而不得不做出的牺牲。
为什么我国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现在我们很多人思想上对风、光的发电不放心、不信任。觉得它电能的质量不够好,不能满足实际负荷变动的需要,根本就无法保障供电的安全性。因此,我国当前的电力行业,还真谈不上转型,最多只能算是一种优化。
在这种优化思想的指导下,现实中我们多数人都认为:能够满足的电力负荷实际需要的,似乎只有煤电。而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发电,基本上都是为了发展而发展。所以,目前在很多地区,一说电力负荷有缺口,一般都是要发展煤电。同时我们各地所发展的各种非水可再生能源,一般都要面临着解决市场消纳和减少弃电的难题。
水电虽然也是可再生能源,但是,由于世界各国水电的发展主要是取决于各国的资源条件,所以,在国际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可比性。因此,在我国电力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我们似乎也就没有必要,为发展而去发展水电了。而各国风和光发电的发展速度和水平,基本上能直接反映出一个国家能源转型的力度和速度。所以,我们即使消纳起来非常困难,但也必须要为了发展而发展风和光,否则就可能与国际社会脱节。这就造成了我国当前的燃煤和风、光发电产业都热火朝天,而水电的发展几乎销声匿迹的现状。
不过,这种局面决不会太长久。因为电力优化与电力转型之间的差距,在初期虽然不大明显,但是,到了后期,还是存在着本质上的不同。目前,我国对外的2020年达到15%和2030年达到20%的非化石能源的承诺,在我们当前的电力只优化,不转型的条件下,都是有可能实现的。但是,一旦到了更高比例的应用可再生能源阶段(如兑现巴黎协定的条件下),电力的仅仅优化就不可能等同于电力的转型了。
截止到目前,我国的电力界似乎还从来没有认真讨论过,我国将如何落实巴黎协定的承诺的问题。其实,要想实现巴黎协定承诺的“本世纪下半叶就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那么未来我国电力供应和保障的主体,一定是太阳能、风能其次还有水能、核能等非化石能源。也就是说,以煤电退出历史舞台为标志的电力的转型,一定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
总之,一旦我们真正开始了电力转型,进入到了必须要为了满足能源的需求而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阶段,不仅我国的风、光发电事业的发展的会更迅速,更迫切,同时水电的发展一定会被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因为,水电的资源总量虽然非常有限,但是其在电力转型中的重要作用,却是无可替代的重要。
目前,由于化学储能的技术尚未取得重大的突破,所以,世界上所有百分之百实现可再生能源供电的实践,都是由水电来保障的。例如,挪威由于水电资源丰富,几乎常年的完全由水电供电。葡萄牙的水电比例高达50%,因此曾创造了全国连续一个月百分之百由可再生能源供电的世界记录。我国的青海省水电比重比较高、同时水风光互补做得好,也就创造全省连续多日由清洁供电的国内纪录。就连已经宣布退出了巴黎协定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考察完挪威之后,也曾表示,他有可能会通过挖掘美国小水电的潜力,考虑重返巴黎协定。这就是水电对于各国电力转型的重要作用。
总之,我国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目前至少还有一倍以上发展空间,绝对是我们兑现巴黎协定承诺的最大资本。当前,我们不仅要承认,煤电是我国现实电力安全的压舱石,同时也更要看到水电是我国电力转型的压舱石。所以,不论是作为水电的行业学术组织还是每一位具体的水电工作者,我们都应该充分意识到我国的水电事业的任重和道远。由此可见,我们今天在这里进行高水平的学术交流的意义之重大。
在此,我也预祝本次大会取得圆满的成功。谢谢大家!

TAG:压舱石 尊敬 转型 能源 水电 电力 我国

上一篇:能源供给能力提升 低碳转型深入推进 下一篇:国内氢能产业链日趋完整、商业化运作逐步成熟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